本人亲身经历工程历险记,想赚点钱,却掉坑里了,希望大家引以为戒黑暗啊

2018-04-14 来源:转载网络

3年时光,几十万都打了水漂,还被威胁说再告就找******报复我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这个充满阳光的法制社会,这样的事情,天理难容,希望大家看了我的事情,引起警示,他们的勾结,几十万啊,让我一个农民如何承受。下面我把我的故事和大家一下,以此警示大家不再受骗。

  借工程之名搞诈骗 一次次骗走血汗钱

  白花清亲家周口市国土资源局********胡大伟,白华清利用这层关系来一次次用工程引诱我们去花钱。我们小小的个体户,找了十六七个工人,在白花清介绍的工地上做轻工。那是在底,经人介绍认识了白花清, 说可以介绍国土资源局的活,一部分骗吃骗喝的一部分,工地要钱花钱,复垦轻工费用,也要一半对批来算、电话费,没进入工地的时候就吃喝、送花,被骗吃喝还说活多,添了一堆所谓的设备,其实就是买一堆废铁。要不是白花清说工地10几个,我们作为普通的老百姓打死也不会去花10几万,买一堆没工地就是废铁的东西。

  我们作为普通的包工头,带着农民工赚点血汗钱,可是万万没想到,不仅没有赚到钱,还一次次被骗,凭借周口市国土资源局的副局长、********胡大伟的“保护伞”,胡大伟的亲家白花清累计骗走花走合计大概我们209642,而结算的工程款才22万多,作为普通的老百姓我们没法承受,这是彻底的********,是利用亲家胡大伟(白花清的亲家),工程公司总监白花清(白海琴的父亲),招标方白海琴(白花清的女儿),这一三角关系,一次次骗走了我们的血汗钱,还有我们本钱,这让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怎么活。

  保护伞 胡大伟 (周口市国土资源局 副局长、********)

 

  (招标方)白海琴 

  (挂靠河南省诚宸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中标沈丘县国土资源局项目) 

 

  白花清(总监)

  (挂靠河南省海纳建设管理有限公司)

  (监理沈丘国土项目,淮阳漕河土地目)

 

  刚开始的时候,白花清挂靠人家的公司,作为总监、监理,他一直不停的说他有关系,有人脉,让我们一直给他花钱,消费、买东西这些,有时候我们也怀疑,但是每次怀疑的时候他就拿出一些合同来,跟我们说他有多少合同、招标的,你现在花的这些钱都是小钱。

  白花清女儿叫白海琴,挂靠了别人的公司,专门用来招投标的,把国家的重要工程项目,变成了他们手中的项目。周口市国土局的活很多就是白海琴挂靠的很多建设工程公司出来接的,中标之后就把这些工程卖出去,收回扣点费,胡大伟让白花清的挂靠的监理公司在中标,做总监、监理,白花清把有的活卖出去,合同转给别人,卖给一些工程老板,中间收取一些好处,提成,然后介绍我们这些个体去工地上干轻工,我们是个体户,就是找一些工人干活的。从认识白华清开始,从我们身上累计以工程之名骗走了209642元。直到现在他欺骗我们,说给我们工程做。实际上,从去年只是接了一个活,总工程款才20多万,然而他累计花.要走了我们就二十多万了。这些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啊。

  女儿挂靠公司中标,一个局出的标段,大部分都被白化清的女儿挂靠公司中了,包括沈丘、还有淮阳、国土的标段。白花清说,项城还有几十个标,好几个现实朋友都知道这个情况,其关系网就是周口国土资源局副局长胡大伟,普通的老百姓招标估计几率中的不大,大家都去托关系,走路子。希望可以制止这种行为。 

  白华清一直就说他的亲家是胡大伟局长,嫩海琴姐大公司,每年都有干不完的活,等过了年就给我们介绍十几个活给我们干,一年让我们赚1、2百万。白华清每次要钱的时候,都说有的是送给领导了,送给他亲家胡大伟,有的什么打牌的时候输了,就说因为接了我们的电话才输钱了,让我们补偿给他。这些钱都是小钱,而且每次花钱的时候,都拿出一堆合同忽悠我们,因为合同都是真的,就这样凭借这些让我们相信他,一次次给他花这些钱。

  把从我们这里一次次要走的钱还给我们,消费清单,有一个4万的灰土拌合机钱,那个是白花清说和胡大伟合股的设备。我用人家的也就是一万多块钱,压路机和平地机加一起才12000,但是算账后光一个灰土拌和机他直接诈取要走40000元,灰土拌和机市场上找也用不到40000,才1万多平方。

  骗钱还威胁用******打压我 天理何在

  我们做的是国土资源局的活沈丘2标,前期合同签了好几份。没正式干之前白花清利用种种手段来欺骗了我们的钱,希望把我给他花的那些钱给他退回来,前期他答应给介绍一些工程也全部是一场空,这样的损失实在是无法承受之重。

  周口国土资源局领导胡大伟(白花清亲家),监理公司总监白花清(白海琴的父亲),招标方白海琴,这一三角关系之间到底坑害了多少的受害者,在这个法制社会,竟然还有这样事情,让人无法容忍。本想挣点辛苦钱,谁知掉坑里了!这样的事情到底问题在哪里?为什么如此这样。

  每次卖标之后,白灰还得用它指定的白灰,别的老板拉还不行。我认识的包工程的,被索要东西的也不止我一个。每次都是拿着领导的名义来要钱要物,每次都说送给领导了.

  现场搅拌已经不允许了,但是现场的总监说必须用他们的指定的白灰,主要就是卖料。很多老板都害怕,买了合同之后,在他的**威下不敢发声,我是赔的一无所有,我不怕曝光这些,不怕报复,他还说黑白都有人,威胁我恐吓我。

 

  我们这些干活的,老板买的他的标,15%点返给她钱的,还要吃喝花销,还要跟我们这些小包工头农民工要钱,意思不就是想干他的就得吃喝拿点,还说活多,其实都是忽悠人。而且价格比任何一家的都高。我吃饭的时候那个人经常说那些人都害怕他,淮阳的都害怕他,就是他上面有领导保护伞,人家在市里是副局长,在下面小县城都不放在眼里,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就是他的保护伞,混凝土的价格,总监强制让用搅拌机搅拌,慢还不出活。

  刚认识的第三天,吃了一顿2000多的午饭,叫了一群不相干的人陪着他吃饭,在一个卤肉店吃了2000多,分明是跟店家商量好宰我,后面还在店里吃了好几次,一千多的,很多次,2个人吃最少的也得是是四菜一汤,小康标准。分明就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摆这么大的谱。想来就是一把辛酸泪啊!

  2年的青春,5年翻不过来身几十万,里外进去,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家没家了,什么都没了。本想赚点钱,却被所谓的关系坑的一无所有。如今只能从头再来, 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了,我不怕给大家说说,这些工地黑幕,招标公司招标、中标、卖标处处是坑,辛辛苦苦3年,时间和钱全搭进去了,他们还说用******报复我。

  我不怕,你们只要敢用******报复我,证明你们心虚!在这个法制社会,总有人能处理你们这些坏蛋,这社会说实话不犯法,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还发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