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人山西焦煤集团旗下公司涉嫌“盗采”国家煤炭资源数十万吨

2018-04-15 来源:转载网络

民主与法制网 【本社记者 赵锋】从事煤矿建设工程的福建人王师傅,在煤炭富集的山西省孝义市与当地人合作建矿工程时,意外发现合作伙伴马太林曾涉嫌非法盗采国家煤炭资源数十万吨,以此攫取了近2亿元巨额财富。且在工程施工以及“盗采”中,数次发生瞒报安全事故。作为矿井建设合作人的马太林,还瞒着项目施工方授权委托人私下签领900万元工程款。

2017年 3月初,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尽管这家名为新柳煤业五盘区项目的新建矿井涉嫌盗采资源以及瞒报事故,但当地多个政府部门的监管却长期失效。

    新建项目涉嫌多项违规

地处山西省中东部的孝义市,素有“三晋宝地”美誉。资料显示,孝义市煤炭资源富集,其储煤面积为783.5平方公里,占境域总面积的82.8%。探明的地质储量为71亿吨,远景储量90亿吨。孝义市丰富的煤炭资源,让不少煤老板趋之若鹜。

在孝义市区西南40公里的芦子里村附近,就有一座号称年产量超过60万吨的“黑煤矿”,以建设矿井为名大量违规生产煤炭多年,多次被当地群众。

然而颇为意外的是,尽管当地群众及知情人士频繁,这座煤矿的盗采现象却始终没有被查处。

3月7日,《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驱车来到芦子里村,在这座隶属于山西焦煤汾西矿业新柳煤业有限公司(下称:新柳煤业)的煤矿施工现场看到,占地约20余亩的煤矿地面工程,已经建成储水设施、排风设施等项目,一座“半拉子”两层办公楼项目已经完成主体,两三个临时搭建的工棚杂乱无章地散布在周边。煤矿地面工程周边,建筑垃圾以及矿渣被随意堆放在山坡边。

尽管当日该煤矿建设工程仍呈停工状态,但据芦子里村多位村民证实,从起,该煤矿就断断续续的建设并大量产煤,而承包煤矿工程的“煤老板”也换了好几个,大都是以建设矿井名义挖煤赚钱后倒手走人。事实上,据《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了解,从开始,新柳煤业五盘区项目便开始了在建设矿井名义下的挖煤活动。

3月,由中十冶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承建新柳煤业五盘区井巷工程,其工程内容包含竖井、斜井巷道掘进。从事矿井建设的王师傅与孝义当地“煤老板”马太林合作,建设相关矿井设施。山西焦煤集团有关公开信息证实,7月5日,作为山西焦煤汾西矿业新柳煤业的重点工程——五盘区提升系统正式启动,并投入运行。据山西焦煤集团网站7月10日发布的公开信息显示,五盘区是山西焦煤汾西矿业新柳煤业和汾西矿业的重点工程,是山西焦煤汾西矿业新柳煤业的接替采区,此次提升改造从五月下旬开始,完成了皮带安装、电缆铺设、拔道、综掘机安装等改造任务。7月5日,启动仪式结束后,山西焦煤汾西矿业新柳煤业又组织召开了五盘区建设推进会,就整体推进五盘区工程建设进行了研究部署。

不过,截至2017年3月7日,《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实际调查时,新柳煤业五盘区项目仍未正式建成完工。有当地业内人士称,该煤矿建设工程之所以进展缓慢,除却遭遇下半年至初的煤炭低迷行情影响等客观原因外,最为主要的是,断断续续地施工,更有利于包工的“煤老板”根据煤价行情进行挖煤。

更让人意外的是,山西焦煤的重点工程新柳煤业五盘区项目,居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违规项目。据国家安监总局第21号公告通报,因五盘区项目涉及建设工程排水系统、防灭火系统经验收未达标,擅自投入生产等多项违规行为。国家安监总局将新柳煤业五盘区项目列入了“存在重大隐患被责令停产整顿煤矿”名单中。

    涉嫌盗采资源  多次未果

事实上,在被国家安监总局通报前后,新柳煤业五盘区项目相关施工方,曾大量违规生产出煤并涉嫌盗采国家资源,且被当地群众。

在《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中,新柳煤业五盘区项目部井下工程负责人之一的王师傅就言称:“我和当地人马太林合作承包该项目。10月份,竖井井筒施工到了井底(280米),马太林安排王政生长期住在工地上负责采煤(施工合同内不含采煤),并由王政生安排包工头甘肃人郭占全组织约50名工人,利用施工完成的竖井,偷打巷道(位置在井底左侧),为了利益,不顾矿下所有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危,采用国家明令禁止的柴油三轮车运输采煤,并由竖井提升至地面后,直接装入运煤车,运出销售。”

该份材料还显示:5月份,斜井施工至井底时,马太林又指示王政生,并安排四川籍包工头宣华组织了70余名工人,在斜井井底右侧开口偷偷采煤,并由皮带机输送至地面,运输销售。期间还发生了2起安全事故,致死亡一人、重伤一人。

据王师傅称,到8月工程完工时,马太林涉嫌非法盗取国家煤炭资源约70万吨,价值约2亿元人民币。而在这一年半的非法开采过程中,矿方的派驻代表和监理单位一直知情,但并未制止。

据《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至间,对于新柳煤业五盘区项目部涉嫌盗采一事,当地不少知情人士亦不断向有关部门。多个网帖还对该煤矿违法生产、瞒报事故等情况进行了曝光。据西部时报网网帖爆料称:4月13日晚,在五盘口矿区的风井建设中,发生了一起安全生产事故。矿工刘勇在事故中丧生,其原因是刘勇用三轮车拉井下的废铁,在出口时被挤坏头部当场死亡。该事故发生后,作为该工程的负责人熊贤华瞒报了此次事故。于第二天(即4月14日),以130万元赔付死者家属,迅速了结此事故。

,有公开网帖披露称:在煤价大涨刺激下,新柳煤矿五盘区项目部,又以施工为掩盖,大肆违规生产。据该网帖反映,5月27日,发帖人在孝义市芦子里村走访发现,该项目部运煤的路段设卡封闭并有数人把守,还遇到满载煤炭的大车缓缓开出,其一路跟随,直到煤车开进西辛庄路口的一个大型储煤场。5月28日下午,该发帖人观察到新柳煤业涉嫌从通风井的井口出煤,粗略估计井口每小时出煤100吨左右。可由此估算每天的出煤量超2000吨。5月30日该发帖人还尾随拉煤车一路跟踪到介休市强胜煤化有限公司。

参与新柳煤业五盘区项目施工的王师傅则声称:该项目部每晚11点到次日8时左右固定出煤,有时则根据甲方情况,变换出煤时间。其断断续续在一年半时间里,估计出煤量近70万吨。如此大的出煤量,已经不是常理下煤矿建设期间因挖掘巷道而产的工程煤,该行为难逃涉嫌盗采国家煤炭资源的质疑。

还发布了